賴永隆醫師 l2013年回顧一雄鷹重飛

2013年回顧一雄鷹重飛 群英主創辦人一賴永隆醫師

恩師羅慧夫醫師,因罹帕金斯症,雖經手術改善許多,但行動仍不方便,9 月回台,大家心裡明白,這或許是他最後一次回來,打從心底有種戚然的感覺· 9月28日教師節,長庚醫院整形外科在年度醫學討論會裡,禮貌地邀我參與,我當然義不容辭,但離聞學術界已近十年,勉強再談學術有點牽強,不如把過去這十年來的創業,自路歷程與展望和大夥兒分享。

1981年大學畢業,初出茅廬,鄉下來的小孩那知要什麼背景,只想找個醫院,學習自己想要的科別,學成回家鄉闢業,完成父親的心願,於是申請了國泰的婦產科(當時最秀的科別),沒錄取也就算了,卻通知我去耳鼻喉科上班。或許是命運的安排,母親篤信佛教,本來就反對我走婦產科,理由是墮胎是做業障,太太(當時還是女朋友)也反對,因為她不喜歡我每天都跟女人在一起。於是轉考長庚外科,就這樣決定了這一條漫漫的人生路。

第一次踏上林口台地,僅見一楝醫學大樓和一楝白色的宿舍,方圓數十里只能以荒煙蔓草來形容,也可以說是一個鳥不生蛋的地方,但是一個月兩萬六的薪水對一個鄉下來的小孩,是多麼大的誘惑,儘管有同學諷刺我待不了土個月,我卻一待就是二十二年。

只是後來選擇了整形外科,又出國學了乳房重建和泌尿生殖重建,回國後,太太揶揄說:「如果真有命,還真逃不過命運的安排。」繞了一大圈,最後和婦產科差不多。然而,長庚整形外科日漸茁壯,人才越來越多,就像注入杯子的水,總有一天要溢出杯外,而我也體會到我就是溢出杯外的水滴,雖然長官曾慰留,留在長庚;魚幫水、水幫魚;心想:「人會老,樹會倒·」樹倒了,終有一天會變成枋木,與其變成枋木,那倒不如到野地裡開一朵小花。就這樣,2003年SARS 過後,毅然決然地離開長庚,自行開業,起先也很徬徨,但頭已洗了,哪有退路,為了求好心切,不惜代價的把在長庚積蓄的養老金,全投了進去,太太在背後嘟嚷著:「萬一不成,怎麼辦?」我是這樣想:「我從鄉下來,本一無所有,即使失敗,了不起捲鋪蓋回家種田,那又有甚麼損失?」就這樣六年過去,也賺了一點錢,但發現自己失去得更多。

以往每年總會帶家人出國旅遊,那六年欠缺了家庭的溫情,偶爾出國開會,也要每天惦記著打電話,問問診所的狀況,壓力不可說不大,相對的,也越覺得孤單,最後發現身體也出了狀況。人在那當下,才一能體會,人生中什麼最重要。於是,想把診所頂讓給學生,自己當雇員,這樣或許較輕髯,天總是不從我願,經幾位學生的慫恿,最後成立了群英整形集團,因陸續加人,德不孤必有鄰,相信只要走的是正路,旅途必定不會孤獨

最近有位好友,轉寄了一段網路短片,描寫老鷹的一生。老鷹可活到七十歲,但是大約到四十歲時,牠會面臨幾個問題:鳥喙變長又彎,不能進食、鳥爪變鈍,不利捕捉獵物、鳥翼變得又厚又重,不能遠走高飛。此時牠只有兩個選擇,一是等死,二是尋求重生,想要重生,牠必須孤獨地飛到高處,用又長又彎的鳥喙,用力的啄堅硬的岩石,讓它脫落,等新的銳利鳥喙長成,再把變鈍的鳥爪一根根的拔掉,等待新的鳥爪長成,最後把厚重的羽毛一根根拔除,終於新的羽翼長成。這樣150天的等待,牠可以重生高飛,展開另外三十年的新生命,人何嘗不是,不想被時代潮流所淹沒,只能脫胎換骨,丟棄舊包袱,「走老路到不了新地方」,人若不持續創新,要改造、新生,絕對需要有自我改革的勇氣、重生的決定。

賴永隆醫師

台北 賴永隆醫師


前長庚醫院一般整形外科主任
前長庚醫院台北及林口美容外科中心主任
前中華民國美容外科醫學會秘書長
前中華民國美容外科醫學會常務理事

平胸的單薄女孩兒有一樣的困擾嗎?想了解更多隆乳資訊嗎?請與我們聯繫

2017-10-25

延伸閱讀